女性论坛
GIRL'S TALK

除了演出,10月13日下午还会有5场全女性嘉宾的论坛会,参加的嘉宾来自各行各业,有企业家、音乐人、作家、学者、KOL等,她们将会从不同角度不同视野分析当前女性群体面临的各种问题。
音乐行业中女性“势力”的兴起
议题背景
越来越多女性从业者加入音乐行业,从女性音乐人到女性资本家,从女性影响力到女性消 费力,这股越刮越强劲的女性势力风潮。如何定义音乐行业中的女性“势力”?她们是谁 ?她们在哪里?她们还将带来怎样的内容和影响力?嘉宾将从不同行业身份不同视角分享 音乐行业中女性“势力”的兴起。

时间地点
时间:10 月 13 日下午 14:00-14:45 
地点:北京乐空间

董露茜
董露茜
诗焓文化创始人,资深财经媒体人
何诗瑶
何施瑶
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企业发展部原力计划负责人
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 preset
抗猫
SUBS 乐队主唱
李云瑶
云瑶
音乐作者,活动策划人,音乐行业观察者

Vol.1采访内容
+ 更多

董露茜/嘉宾
诗焓文化创始人、资深财经媒体人

“我很希望越来越多的女生能够不要放弃事业”

李云瑶:这股女性势力的兴起,之后可能会怎么发展,大家对它的期望是什么?

董露茜从传统的东亚文化角度来讲,大家可能会比较本能的认为,孩子由母亲来教育会更合适,父亲只需要把事业做好就行了。但是其实现在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很多一线城市,这个观点也越来越被淡化,而且年轻一代人观念也产生了转变。
在女性可能还处于弱势的条件下,我很希望越来越多的女生能够不要放弃事业。这个时候如果国家能够给予女性在职场上的支持的话,我相信会有大批优秀的女性,一点都不比男性差。

抗猫:不管是要发展女性音乐也好,或者是跟女性相关的任何产业也好,
这不是单独几个女孩的事情,而是一个全社会的事情,是需要所有男性支持的。
何施瑶/嘉宾
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负责人

“只要有才华,在今天的音乐环境里是很容易被发现的”

李云瑶:现在的女性入行会不会比以前难,或者现在会不会有一些困难是新出现的?

何施瑶我认为现在有才华的人进入音乐行业会更简单。
举个例子,我是负责腾讯音乐人原力计划项目的,最终我们甄选出的那个小女孩才17岁,她就是在大浪淘沙中被听歌的粉丝以及专业评审老师共同选出来的。我们带她去了美国,和很多国际音乐人的制作人一起合作,到Michael Jackson生前的录音棚里去录音。相对过往的音乐环境,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17岁女孩在今天能得到这些,是非常幸运的。
在现在音乐环境越来越好的情况下,会有很多平台、内容方,或者各种各样的机构来支持独立音乐群体。所以只要有才华,在今天的音乐环境里是很容易被发现的,当然竞争也会存在。

抗猫:2000年的时候,我参加了一个千禧年的摇滚演出。当时很多的摇滚乐队都住在一个宾馆的同一层,我们是一支有四个女孩的女子乐队,我是乐队的主唱。他们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,我们也非常高兴的加入了。当时每个人都在说“我们做的音乐是怎样的,我们有着怎样的观点,我们怎么看待这个社会”。我也是一个很乐于表达自己观点的人,于是也和他们聊了起来,突然有一个和我们还挺熟的男性朋友很无理地打断了我们:“你们说什么,你们那个哪算在玩音乐?”
单凭记忆和音乐性来看,我们在那么多的乐队里不是最好的,但也绝对不是最差的。所以那天为这件事,我就跟他们大打出手了。
在当时的这个群体里,他们是不会把我们当成一个真正热爱艺术、热爱音乐,或者很有想法、创意的人去看待的。
但到今天,这个事情明显的改变了。我在来参加这个论坛路上刚好看到了一条朋友圈,内容是“在各个地方都稀烂的状态下,新女性是我们唯一最宝贵的东西”。
很多东西越是在萌芽的时候,就越是纯真,越少带有功利性,越难去被外界扭曲的。


抗猫/嘉宾
SUBS主唱

“在广告画面上,如果要用一个人物的话,那你应该用一个女人”

李云瑶:女性在音乐道路上还有一些阻力吗?这些阻力在哪?

抗猫所有东西都是有“双刃性”的,就好像刀的两个刃。
我以前做过一段时间设计师,那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现象。在广告画面上,如果需要用一个人物的话,那你应该用一个女人。
为什么呢?因为女性的形象男性爱看,女性也爱看。
放到音乐这个环境里面,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。作为一个女性音乐人,缺点一定会被放大,同时优点也会被放大。当你站在舞台上,你应该怎样穿着,你的体重应该是多少,你的腰围、胸围又是多少,下巴的角度,眼睛的直径等等……这些问题会一直禁锢你,舞台下任何一个目光都是很尖锐的。
有的时候一些粉丝就会在群里讨论我是不是又胖了之类的问题。我不回应不代表我看不见,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刻意想把自己吃得肥肥的。我就是想告诉大家,我吃得肥肥的,也一样唱得好。

李云瑶:现在我们阻力越来越少,女性发挥的空间也越来越大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女性音乐人做的音乐内容最近几年有没有一些变化?

董露茜:民谣音乐人像谢春花、木小雅、陈粒等,她们唱的都是女孩子的勇敢、感性和不顾一切的勇气。这种有独立意识的、有自己态度的音乐内容是非常容易引起年轻人共鸣的。

抗猫我们今天在谈女性的权利,我觉得这本来应该是一个不需要谈的话题,因为也没有男性权利这个词,只有做人的权利。
我觉得更理想化的状态是这些女性主义的歌根本不需要存在,不要继续再说女孩应该干什么,应该思考的是人类如何睿智和更有勇气。


李云瑶/主持人
MTA天漠音乐节音乐论坛策划

李云瑶:女性在音乐势力中兴起大概是怎样的感受?

何施瑶音乐行业本身跟女性的特征是非常匹配的。女性敏感、感性,非常适合这个行业。所以与其说是“兴起”,不如说本身在音乐行业里面就有很多优秀的女性。

抗猫从20年前在音乐氛围里,尤其是在摇滚音乐氛围里存在一些“厌女”的情绪,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女孩通过这个平台来展示自己,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改变。

李云瑶:音乐行业近几年大家有没有感觉到一些变化呢?比如女性从业者数量的变化,这些从业者身上都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?

董露茜2013我在论坛上认识了一些音乐产业的创业者,那时候大家都在聊“唱片已死”,那好像是一个很低谷的时期。到了2014年,就出现了很多青少年,他们说的很多词我都听不太懂。我们公司最近招了一批90后的年轻人,大部分都是海外留学归来的女孩。我经常会去请教她们。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在音乐方面是一个新人,她们会告诉我很多年轻人对音乐、对世界的态度和看法。
总的来说音乐行业是一个充满创意的领域。而且它正呈现出越来越高的吸引力,吸引着更多有创意的年轻人、优秀的女性进入到这个行业。

少数派:电影屏幕背后的女性电影人和他们的女性叙事
议题背景
所谓少数派,是指一个小众群体,在数量上不占有优势,却往往能够在质量上占据优势。 在我国的电影行业,存在这么一个少数派,他们就是女性电影人。他们用女性独特的视角, 运用细腻的情感和手法进行电影创作。今天,嘉宾们从女性电影从业者的角度出发,说出 作为女性的这个身份,对他们的创作和灵感的产出有什么影响。

时间地点
时间:10 月 13 日下午 15:00-15:45 
地点:北京乐空间
康宇琪
康宇琪
新锐电影女导演,SXSW 等多项大奖获得者
鲸书
鲸书
作家,制片人
杨骊珠
杨骊珠
导演
王小曼
王小曼
HISFF 华时代全球短片节策展人
OPEN 开腔创始人

Vol.2采访内容
+ 更多

康宇琪

有了自己的底线,自然会有跟你价值观和想法一样的人找到你

王小曼ME TOO这个事一直十分火爆。是不是主要覆盖在某个领域,或者某个领域,比如影视传媒类尤其多?在做女导演的时候,会不会被提出一些不合理要求?

鲸书我先讲一下您其中一个点,您说这个是不是影视行业尤其多?我觉得未必是这样。这样的“性”,背后有权力结构的因素在。他们得到的不仅是幸福的满足感,一种权力欲也被满足了。如果你是在一个小的乡镇上班,或者是在一个国企里面,那些人是更难发声的。但是像我们这些流动性高行业,你曾经在我的权力结构之上,现在咱们位置变了,所以我可以讲出来了,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更多事情能够爆出来一个原因。另外这个行业天然有一些传播优势,因为自己职务或行业的原因就更容易得到关注。
 
康宇琪:我觉得是考虑一个底线的问题。当真正跨入电影这个行业的时候,我很快就意识到,如果我要继续做的话,我一定要知道自己明确的底线。有了自己的底线,自然会有跟你价值观和想法一样的人找到你。

鲸书

不要把它当回事,毕竟积极刻板印象,前面还挂了一个积极

王小曼如果被说女强人、女导演、女博士之类的称呼,你们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吗?
 
鲸书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积极刻板印象。我是四川人,别人就会说四川姑娘好看,能吃辣。但实际上这也是一种歧视,只是他以一个非常积极肯定的状态表现出来。比如有人说你是一个女强人,他是有潜台词的,他的潜台词是你可能是个很凶、生活中很tough的人。我不是一个非常喜欢辩论或者去跟人讲道理的人,我就只会在心里想,呵呵?但他不会对我造成困扰。不要把它当回事,毕竟积极刻板印象,前面还挂了一个积极。
 
王小曼其实我在30岁的时候给纽约时报做过一个选题,叫“剩女”。那个时候包括到现在我都没有结婚,也没有生孩子,他们对我进行了一个调研。这种标签性的东西,美国人会觉得很有意思。中外的视角是有差别的,中国人还是有一些刻板印象,大多数人在给你下定义后,是不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你的。
大家的沟通也只是在表面上,更多人选择不暴露自己的问题。所以可能三两句话就形成了别人对你的印象,给你套一个壳。
 
康宇琪可能还是因为行业上男女比例的不平衡,导致女性进入了这个80~90%都是男性的行业的时候,你很自然的就会变成一个给人感觉很强的人。
 
王小曼我们不需要区分男女,不要设定一些不必要的界限,也不要给某个人一些刻板的印象和符号。我们需要去真正的了解每一个人,然后跟他们合作。我们是女性,但是我们也尊重男性,我们知道这个世界男性也撑半边天,我们也需要他们。权利上不是我们谁要压倒谁,而是我们互相互补,互相了解,加深理解之后,能够一起把一个状态、一种生活、一项工作、一个项目做到更好。这中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优势,坦诚的沟通,把大家的不同能量集合起来,那样会更好。

杨骊珠

任何一个视角表达多了,对创作本身来说都是不公平的

王小曼很多香港早期的男导演,他们的片子是有一些女性视角的,比如徐克。我也觉得女性可以创作出男性视角的东西,所以在创作中你们是如何构思的?
 
康宇琪现在的电影产业是极端不平衡的,像好莱坞的电影出片率可能一年只有3%是女性导演的片子。但是我觉得在这个行业慢慢的走向性别上更平等的一个数字的之后,我们不会特地说哪一种类型的片子是女性题材,哪一种是男性题材。
 
杨骊珠我自己其实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我之前做了一部《从心所欲》,现在准备做一个比较长版的《从心所欲》。我之前做的短片是站在我爷爷的视角,也就是男性视角。所以做完那个短片之后,我就发现其实我是不客观的。我接下来想做的这个片子是想站在我奶奶的角度讲故事。我一直想做一些比较均衡的东西,所以在考虑这个尺度的问题。任何一个视角表达多了,对创作本身来说,或者对我的拍摄对象来说,都是不公平的。

鲸书:我从制片角度来讲,就希望咱们女孩子多拍。


王小曼

在导演这条路上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?

杨骊珠:我从10年开始拍纪录片,正儿八经能算上女导演的称号应该是在14年左右。这几年一直在拍,然后发现做纪录片真的挺累的,但喜欢就不会放弃。
 
鲸书我作为导演,还没有一个真正称得上作品的作品,就讲制片会好了。在制片会上,你会感觉和去上男厕所没有区别,因为现场没有女生。因为我们的作品去了很多电影节,会有一些提名。在所有候场的嘉宾中,你又会觉得这里是男厕所。并且在这个行业里,非常常见的一个组合就男导演加女制片。我心里就会想,fuck,女孩你们难道觉得自己没有才华吗?一定甘于这样的一个岗位?
私下接触我不会觉得这些女孩没有才华,甚至她可能比这个导演更有才华,但是她甘于这样一份工作。我希望女孩子们自信一点,自私一点,能自己拍就自己拍,不要老为他人做嫁衣了。
 
康宇琪:我之前一直是做独立艺术的。我很喜欢旅游,误打误撞做了一个纪录片,因为这个片子的反响不错,去了很多影展,所以才慢慢的建立了女导演的身份。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没有想那么多,但是进入了以后别人说我是一个“女导演”,我就觉得这是一种标签。因为会让我想到中国有一个俗话——结婚不找女博士,谈恋爱不找女导演。有的时候我作为女导演出去社交的时候,很多话题会围绕着我的家庭生活、情感生活、私人生活等等。我就在想,为什么这种话题不会问到一个男导演身上。

鲸书就直接跟他说,关你屁事!

滑动、配对、聊天:被交友软件改变的女性性观念
议题背景
在现代社会,快餐式的男女关系已经不是新鲜事。在大都市奋斗的摩登一族,都面对着工 作越来越繁忙,社交时间越来越少的人际问题。交友软件的广泛使用为都市人打开了另一 扇社交的大门。交友软件经常被人误解为约炮软件,人们对“性”的概念在潜移默化中有 了新的解读。“性”在亲密关系中的地位被重新定义。到底交友软件是怎样改变都市女性 的性观念?

时间地点
时间:10 月 13 日下午 16:15-17:00 
地点:北京乐空间

Alex
Alex
网络视频 《微在不懂爱》和《有种 GIRL》制作人、主持人
陈菲菲
陈菲菲
星韵文化创始人
玖姑
玖姑
女的社区创始人,女性主义表演者
吴么西
吴么西
中国性学会性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,性教育研究硕士

Vol.3采访内容
+ 更多

Alex

约P没关系,但是你应该掌握的一些必要的知识

玖姑与西方文化不同,中国社会认为性应该压抑,一定是先有爱才有性。交友软件的普及引出了P友、约P这样的新型词语。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

Alex女生交友软件用的多,也不代表大家对于“性”更开放。在做《微在不懂爱》期间,我作为一个80后去了解90后对感情的态度,我感觉他们比我那个年代人还要保守。我接触欧美文化比较多,《欲望都市》这类美剧里面的女生可以跟别的男人上床,但是把性和爱分开,这给了我很大影响。但是感觉现在年轻人看美剧的不多了。在公众号一篇文章中如果讲的是美剧,就会让人感觉特别不接地气。
Anyway现在的很多女生她们真的不约P。但是我觉得约P是有好处的。我那个时候是线下约P,我认识男人大部分途径就是去酒吧、夜店跳舞。那时候我直接跟我妈说,我今天晚上要出去找对象,你得放我出去,我这是正当理由。然而在线下见到的这个人,他的样子、谈吐、搭配,会比在线上看到的照片更加真实和放心一些。
因为那时候网络没那么发达,我作为一个行为不检点的女性,也没有别人在旁边Diss我。我看到很多女孩,她们和男朋友谈恋爱检检点点,但她们对于性是不清楚的。比如在一段固定关系里面,她可能意外流产三次,是因为她很爱这个男人,或者她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男的,她觉得这是个义务。所以如果你不是想要性而去找性的话,有可能就会陷入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的情况。
当然,我那些约P的经历也会有坏处,比如我会更加物化自己。去一个夜店,想收获最优秀男人的目光,首先我看起来要很“女性”,就会穿一些性感小短裙。有一段时间我走上了那个歪路,也是因为一些性教育的缺失,我也付出过代价。我有过意外怀孕的经历,我也感染过HPV的几个亚型。约P没关系,但是你应该掌握的一些必要的知识

玖姑我是做英文脱口秀的,我们曾经有一个特别优秀的中国演员,她有一个段子是:Chinese people,we don’t talk about sex,we just do it” 我在美国读书时,发现他们已经形成了稳定的不同性癖好的社群,而且机制很完整。但是在中国,我们不是没有需求,而是这个成型的、成熟的社群还没有出现。
陈菲菲

约炮没有优雅和粗暴之分,因为最后的行为是一致的

玖姑交友软件产生了那些积极或消极的影响?你身边的朋友们,各年龄段、行业,他们有没有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化?

“墨西哥”我之前出了一个关于女性“性”高潮愉悦的课程,有一个男士来报名学习。最后他发表了感言,他说他想在这个过程当中学习到更多知识,想给女朋友更好的体验,而不止是像其他男生一样,天天受岛国动作片的影响,只追求多大多粗多长。
互联网让我们原有的单一的生活可以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。通过这种社交媒介,我们可以认识千里之外的人。你看到了一个更多元化的世界的时候,就会获取更多重的信息,掌握这些信息后,会对自己的选择产生影响。我最近一直在做高校的性知识普及和防艾的倡导计划,发现大学里女孩做人流的数据很高,青年群体HIV病毒感染率也逐年攀升。通过这些现象我们也能够看到,大家的一些性行为开始变得多元化。但是在他们选择这些行为之前,不具备一些全面的性的知识去防御一些风险。
 
陈菲菲约P没有优雅和粗暴之分,因为最后的行为是一致的。前两天我下了一个Gay圈APP,发现上面有很多年龄在50到70岁的大叔在直播、社交。当时一个大叔在直播,我就问他有男朋友吗?他说,我现在还单身,但我有一个性伴侣。他可能70岁左右了,当时我觉得不可思议,给我的冲击是非常大的。他们也有想去找一个伴侣的需求,恰好因为有了互联网进把他们连接在一起,并且真正的能走出那一步,敢说出自己是喜欢男人的。这点令我敬佩。
玖姑

大家有过使用交友软件进行社交的经历吗?说出你的故事

Alex我有没有用过约P软件哦不交友软件呢?非常遗憾,我活跃的那个时代,约P软件还没有横行。但之后我有尝试过,不过没有约成功过。但我之前有很多成功的约P经历,请大家记得
 
陈菲菲我们是做互联网生活内容的,所以就会接触一些社交软件。当时我们做过一期视频,当时我们在三里屯问一些路人:你用过最奇葩的约P软件是什么?他说用黄(网)易云音乐。我说你怎么约的?他说就是在歌单里,有个附近的人,我们听的歌都非常搭,然后就约了。
我们深受启发(创作启发),紧接着在世茂工三的一个酒店式公寓开了间房,我和我同事就开始滑滑滑了。听说大众点评里面的评论区也可以约人,比如看到这个人喜欢吃辣的,这个人不吃香菜,口味一样就聊一聊嘛,比如你大盘鸡吃多大分量的?我们试了试,确实有人上门了,还带着食材、火锅。进来之后我们非常尴尬,我说不好意思,我们是做期节目,人家就赶紧跑了。节目出来以后还说告我们,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呢???
现在年轻人都是喜欢用比较奇葩的方式来约。有人的地方,永远有炮

吴么西我是做研究的,也是做情感和性困惑咨询的。其实我在江湖的人称墨西哥(么西哥),一个比男人更了解男人的女人。有很多女生问我性的问题,更多是一些插入式的疼痛,还有高潮的缺失。男生问的更多都是关于时间过短。曾经有个男生他跟我说过一句话,他说女人对于美容知识的了解,就相当于男人对于延时知识的渴求。

玖姑有一次很尴尬,我发送了一条“我要在交道口的某个酒吧说脱口秀”在朋友圈,大家能理解吗?这是一个非常隐晦的段子。
其实整个社交软件领域在审查方面是很严格的,所以我一直在和约P软件哦不社交软件斗智斗勇,考虑如何用它们更好的约P。但是目前更多是失败的经历,所以大家有什么成功的例子事后可以交流一下。好了这就是我悲惨的故事。



吴么西

我们看到性的时候,不能只单纯的想到“色情”

玖姑我之前给某一个社交软件做一些研究,他们在知乎上面有一个问题,“用探探的女生会被有色眼镜对待吗?”你们怎么看
 
“墨西哥”:她问的不是男生,所以她的潜台词就是女生才会受到这种待遇。当下的社会现状,是双重的道德标准,对男生是默许甚至鼓励的,对女生就是压抑的。这就是性教育的一种不同对待,所以导致了这样一种社会现象的存在。
 
玖姑女生在这个社会上总会被带着有色眼镜看待,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怎样应对?怎么能在获得愉悦的同时,还能更加健康和安全的表达自己?

“墨西哥”:我掌握了很全面的性知识和认识后,我的内心是很坚定的,也会很自信的去表达我自己。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所以我也不会在意自己使用一些约P软件,或者收藏一些情趣用品,让自己建立一个强大的内心很重要。还有外在的联系,当你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可以沟通对于性的一些看法,让大家看到性很多美好的方面。而不是当我们看到性的时候,只能单纯的想到“色情”。因为我们获取性信息的唯一渠道就是通过色情制品,而我们看到这些色情制品以后,就认为它展现给我们的就是性的全貌。特别是很多青年会去模仿里面那些男女关系,这才是我觉得会很可怕的一件事。
 
Alex“荡妇”羞辱是一个很阴险的“双重标准”,它不仅是说自由追求性需求的女人是荡妇。另外一层的意思是,如果你在婚姻里面,或者在一个固定关系里面,你的身体理所应该给男方。
一方面,有自己性的需求,不是荡妇,可以主动去要;另一方面,在你不想要的情况中,你要坚决拒绝
 
玖姑:站在一个没有约炮成功过的怀疑自己是“性骚扰者”的角度来说,大家都应该多探索自己的欲望,比如通过自慰的形式。
另外从一个平权的视角来说,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被害者的位置,而是每个人都要去想,我要什么,对方要什么,寻找、构建一个共性,并且尊重彼此的底线。
最后,应该沿着这个思路不停去行动和实践。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最满意的性需求。
我在追求女性平等时,在追求什么?
议题背景
从 Emma Watson 的 HeForShe 计划,到现在在国内越吹越猛的 MeToo 运动,“性别平 等”、“女权主义”这种由西方社会引入的思想渐渐进入我国主流媒体和大众视线,让人 重新审视目前我国女性运动的现状。作为普通群众、公众人物或媒体,在这些运动前,应 该把着眼点放在哪里?又应该采取怎样的方式去追求女性平等,去引起社会更大的回响?

时间地点
时间:10 月 13 日下午 17:15-18:00 
地点:北京乐空间
郭小寒
郭小寒
音乐行业资深从业者,音乐互联网平台乐童音乐联合创始人,乐空间主理人,乐 评人、经纪人,策展人,作家,著名音乐企划、推手
黄雯
黄雯
先锋女作家,摇滚乐评人,女性主义者
巫昂1
巫昂
诗人,作家,曾为《三联生活周刊》记者
熊婧
熊婧
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硕士。现任女权之声执行主任,希陶女性领导力机构共同发 起人

Vol.4采访内容
+ 更多

郭小寒

从“我要看世界”变成了“世界看我”,那他们就会关注到自己好不好看、自己是不是够优秀,是不是足够引起别人的眼光

巫昂大家有没有想过要去整容?
 
郭小寒:当我人生第一次能买得起全套skⅡ的时候,我发了一条微博,说原来这个东西确实比看书对于容貌的长进会快一点。
我从小被灌输的理念就是要多读书,多看文艺的电影,多做好玩的事,这样面由心生,你就会越来越好看。但是发现skⅡ确实比这个快,这算我女性的觉醒吗?
 
巫昂现在的世界是一个P出来的世界,大家好像都会P图。怎么看待这种P出来的世界?
 
黄雯:适当能理解,搞得太夸张我觉得挺无聊的。

郭小寒:最近因为合作,我研究了一下抖音,他的出发点是:世界要看我。我作为一个80后,从小被灌输的是:我要看世界。这就是两个思维方向。当世界都看我的时候,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来给我点赞,夸赞我很好看。但是这个“好看”是因为很多人基础的教育不够,所以就会认为“蛇精脸”好看。从“我要看世界”变成了“世界看我”,那他们就会关注到自己好不好看、自己是不是够优秀,是不是足够引起别人的眼光。通过这种眼球经济,他们可以成为一个利益既得者。
 
熊婧:我觉得这个跟市场化改革之后的消费主义是很有关系的。昨天看了一篇讲大S的文章。她为了减肥,为了美,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,研究怎么样让自己更美。这样的话你怎么样去看世界呢?你只能看见你自己。
 
黄雯女人爱漂亮应该是让自己高兴,让自己舒服,而不全是为了给别人看的。

黄雯

我是女权主义,不是我要打倒谁。而是只要把这个社会现象揭露出来

巫昂在你的人生经历里面,跟直男癌有过什么样的对接或者碰撞,你在这里面认识到了什么?
 
郭小寒所谓的直男癌,就是男性可能天生就觉得自己更正确,更具权威,不容被质疑。女性也一直在被灌输要用非常感性的思维逻辑思考问题,比如不太会算钱,独立能力较差等等,形成了这些既定形象。在这两个既定形象里面,直男癌的发生率会比较高。
我前夫他挺大男子主义的,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是正确的。我慢慢觉醒之后,认为他没那么正确,就尝试跟他讲讲道理,他就会觉得女人讲道理本身就是不正确的。
但我喜欢讲道理,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,和总结问题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在做一些管理和运营的工作。在这个行业里面,我的大多数合作伙伴都是很优秀的男性。在跟他们合作的过程中,我不觉得我是弱势的一方。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首先我是一个有逻辑思维的女性,但我也是一个感性的女性。所以在解决一些沟通和连接问题时,我会有优势,他们也能认识到我的能力,合作起来就相当愉快。
 
黄雯实际上文艺圈直男现象很严重,而且他们很会隐藏。但他一写文章、一出作品、一拍电影立马就能感觉到了。前年我写了一篇批判《老炮》这电影的文章,当时转发量20万。我主要的观点是讲这部电影里面直男癌现象太严重了,女主不是被安排成妓女就是特别被物化。不管多丑的男人,都有一个美女在等着他浪子回头。电影这个领域里是物化女性最严重的,国产片里没有多少女性主义电影。
我是女权主义,不是我要打倒谁。而是只要把这个社会现象揭露出来,就是在给女权主义做推广。

巫昂

我觉得女性解放要从房地产开始,你们分别拥有自己的房子吗?有没有什么购房经验可以分享?

黄雯沃尔夫说了一句话:“要有一个自己独立的空间”。别的职业我不知道,作家至得有个自己的房子,不能像打游击一样。但每个人性格不一样,我反正是这样,必须得有个自己的房子。

郭小寒我04年就来北京了,也一直是在正经单位的上班族,所以也有自己的房间。我从外形上看是一个特别不占优势的女性,但是对想要的生活一直有所向往。我从小就喜欢看书和写作,但不可能从一个大学生直接变成一个作家,所以我就进入到媒体行业里面采访作家,在写稿子的过程中训练自己的写作能力。
很长一段时间后,渐渐觉得写作不能满足我。因为除了做采访之外,我还有其他想写的东西。那时我对独立音乐和民谣感兴趣,所以就把自己从报社和咖啡馆里拿出来,成为了一名经济人,也去策划一些演出,慢慢地投入到了独立音乐的行业。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变化和水涨船高,到了今天为止,我除了有自己的房子,还有自己的一个空间(乐空间)。因为我看到了很多优秀的人没有地方去演出,所以我想让他们能有一个地方施展自己的才华。
我自己是非常按部就班的结婚、生小孩。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原来的房间已经安放不下我更多的想法和生活的状态了,于是我选择了离开我的房间。我从已婚变成了自己带小孩的一个单身女性。家庭关系和婚姻关系,对于我这样想表达需求的女性来讲是一种禁锢。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,一方不被人安扰的天地,可能比婚姻美满,家庭幸福,事业有成都重要。
熊婧

女权主义教会我去怀疑和质疑,去思考所有人都那样做的时候,我应该怎样做。

巫昂女权会让人觉得有点极端,你对女权有什么解说?

熊婧就现在的环境来讲,比我刚去读性别研究生和刚加入这个运动的时候整体环境好很多。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聊这个话题,大家也会发现什么样的女权主义者都会有,不论结婚的或者不结婚的,生孩子的或者不生孩子的,同性、异性都会有,也都有各自不同的职业。我自己对于女权的理解是,从基本来说是倡导平等,不止是性别上的平等。女权主义对我最大的启发,就是会关注社会上的一些其他弱势的群体。另外女权主义教会了我一种批判性的思考。我们在社会中、生活当中遇到的很多事情,大部分人会说,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,不用打破这个规矩。所以女权主义教会我去怀疑和质疑,去思考所有人都那样做的时候,我应该怎样做。